湖北钟祥明显陵_365bet微博_365bet电子游戏_365bet体育线上
  欢迎光临湖北钟祥明显陵门户网站! 今天是:
365bet微博
  当前位置:首页 >>  
365bet微博_365bet电子游戏_365bet体育线上-碑文砖刻
时间:2011/9/21 来源:明显陵 作者:明显陵 点击:6742

 

御制兴献王圹志文

王讳佑杬,乃宪宗纯皇帝之第二子,母邵氏。成化十二年七月初二日生。成化二十三年七月十一日封为兴王,弘治七年九月十八日之国湖广安陆州。正德十四年六月十七日以疾薨,享年四十四岁。妃蒋氏,中兵马指挥蒋斆之女。子一人,女二人。讣闻,上辍视朝三日,遣官赐祭,仍命有司治丧如制。慈寿皇太后,宪庙皇妃及文武衙门皆致祭焉。以正德十五年四月初三日葬於松林山之原。呜呼,惟王宗室至亲,享有大国,仁厚恭慎,人无间言。夫何一疾,遂至不起,岂非命耶!爰述其概,纳居幽宫,用垂不朽云。

按:据现存圹志实物镌刻文字抄录。该圹志曾嵌于明楼碑(圣号碑)西侧,传为清代所为,1997年7月移存显陵文物管理处库房。

 

御制睿功圣德碑文

我皇考恭穆献皇帝,乃我太祖高皇帝玄孙,宪宗纯皇帝次子,孝宗敬皇帝长弟,武宗毅皇帝之叔父也。以成化丙申降诞,母乃宪庙孝惠皇太后邵氏也。蚤膺宪祖之命,出阁授学,经书默契,道理贯通。暨受孝伯考之命,以金册封王,国号曰“兴”,出就湖广安陆州为国都,锡以恩赉,倍於他藩。我皇考《恩纪诗》记之详矣。惟我皇考以宗室之亲,近亲之长,昔承宪祖之严训,并奉孝伯考之嘉谟,恪守祖训,隆治一国,敬慎而明,修国祀、社稷、山川,罔不鉴歆忠谨;而臣事两朝,孝庙、皇兄屡加褒奖。诚孝以至於亲,迎养之辞,已着於遗治之疏。宽仁以辅其下,士夫、百姓每形於称颂之词。至於谨水旱之灾,轸国民之苦;修身齐家,而明德睦族之道。循次允行,讲学穷理,而乐善好古之心,惟日不足。燕居清暇,游心诗书,凡天时人事,古今事变之迹,皆欲考其渊微,究其旨趣,此《含春堂诗》所由作也。及爱育朕躬,抚教眇质。若训以国政,则曰坚遵祖训,恪守吾行;训以进学,则曰求道亲贤,勉体吾志。又至於口授诗书,手教作字,有非笔墨间所能尽述者矣。方当日聆严训,膝下承欢,忽而皇天割降,於正德十四年六月十七日辰时上宾。朕以孩童孤昧之年,上奉圣母,日惟号泣苦痛,五内摧伤。随遣使闻於皇兄,蒙恩赐以嘉谥,命武职重臣以主祭吊,又命文臣一人以掌礼仪,及赐敕命朕暂理府事。朕乃告于国社、国稷等神,请于圣母,谋於士民,择境内之松林山,以为陵墓之所,即奏於圣兄;越九月馀,式惟明年三月发引,朕亲奉灵舆,安厝於此;又越一年,我皇兄龙御上升,遗诏尊我太祖高皇帝“兄终弟及”之训,下命朕入继大统。当是之时,即命礼官议处应行称号等项事宜,乃泥古弄文,援据非礼,欺朕冲年,几於伦叙失序,治理茫然。荷皇天垂鉴,祖宗佑启,锡予良臣,起议大礼,群邪解争,众议顿息,於嘉靖三等年上尊号曰“恭穆献皇帝”,陵曰“显陵”,遣官以奉其祀,经营设置一如祖宗之制。今思若不刻以金石,曷以昭示後人也。用是稽首敬述,负系之以诗,曰:惟我皇考,德配于天;圣功昭赫,睿德敷宣。亲贤为善,仁孝罔迁;宜享茂祉,以寿绵绵。忽而弗豫,亲舆上旋;痛哉哀哉,慕恋拳拳。予方童昧,晨夕震颠;勉统乃事,孤子谁怜?上荷圣母,爱护生全;卜求吉兆,丰土深渊。官占既协,松林之巅;神宫固密,扶舆往焉。奉安玄室,悲号伏前;既予绍统,追思曷眠。荐名显陵,设官卫环;纾我至情,以报昊天。愿祈昭鉴,永奠万年;呜呼微衷,痛彻九泉。

按:原碑在睿功圣德碑亭内,现已残毁。碑文据《承天大志》卷之二十八《御制纪四·皇考恭穆献皇帝睿功圣德碑》所载。另据《明世宗实录》载:嘉靖六年十一月丁丑《御制碑文》成,以大学士杨一清、张璁、翟銮等曾经参与藻润,因获覃恩赏赐(卷八十二,P1831);嘉靖七年五月丙申碑文刻石工完,遣礼部侍郎严嵩诣显陵竖立(卷八十八,P2003)。

 

圣号碑

碑额篆书:大明

碑身楷书:恭睿献皇帝之陵

按:圣号碑即明楼碑,现在明楼正中,已破碎并有缺失;题刻无庙号,与明代其他帝陵圣号碑有别。据《明世宗实录》载,“恭睿献皇帝”之尊谥,始定于嘉靖三年三月丙寅朔(卷三十七,P917~918);嘉靖四年三月甲戌,确定添设该碑于显陵明楼(卷四十二,P1095~1096);至嘉靖七年闰十月庚申,该碑与《御制新记文》碑(即《承天大志》所载《加上皇考尊谥记》碑)同期立于显陵(卷九十四,P2192)。嘉靖十八年十月辛巳,以尊谥未备,命“如成祖陵碑,用木厢刻,重题圣号,不必磨砻。”(卷二百三十,P4747)

 

加上皇考尊谥记碑

朕闻天子之孝,以尊亲为大;而尊亲之大,又无过於显称也。朕宗支藩服,以伦序承天明命,应太祖“兄终弟及”之训,奉皇兄遗诏,入缵宏图;是皆赖天地大造,祖宗馀荫,我皇考、圣母庆泽所钟,故衍及予冲人获登大位。自即位之始,首命廷臣集议称号等项,一会则引宋濮安懿王之事;二会借程氏之臆说;三会用曹魏之私诏;厥後议奏不知凡几。视三纲若细事,灭弃人伦,违悖天道,横议纷纭,几於聚讼。所幸天鉴在上,阴骘斯伦,致有忠我方正之臣代为阐明大道;而少傅张璁首为挺争;後诸正士继出,力赞予一人,图复斯礼。面讲数回,诏史三遍,然而群奸犹未省悟,故□上我皇考尊称曰“恭穆献皇帝”;此非但群邪所为,而实朕惑彼巧言,不聪不察之过。今年夏五月,朕思皇考称号未当,乃谋及师保辅导之臣;会大典告成之日,是为六月一日,辅臣连佥以对,宜加称号,以尽孝思;遂敕礼部议应行事宜,朕亲定尊谥。曰“恭睿”者,言温恭睿圣之意;曰“渊仁”者,言深仁流庆之意;曰“宽穆”者,言博大清肃之意;曰“纯圣”者,言纯一通明之意;又“献”之一字,为聪明睿智之称,况先朝之所锡;又“纯一”二字,亦我皇考之尝自号者也。卜七月初十日吉时,遣官祗告于天地、宗庙、社稷,朕亲奉玉册、玉宝,率文武群臣,躬诣世庙,加上皇考尊谥,曰“恭睿渊仁宽穆纯圣献皇帝”。呜呼!我皇考睿功圣德,巍巍乎,荡荡乎,无可得而形容之也,岂言词所能尽?但人子一念孝思,出自衷情,庶几伸予追慕之诚耳。诗曰: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;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。用是复刻诸贞珉,藏陵殿之隙地,以示后人。是为记。

按:该碑现在显陵祾恩殿遗址内东次间暖阁前,应即文中所谓“陵殿之隙地”,也正合《兴都志》第七卷《典制七·山陵》所称:“殿内有暖阁……左隅为《加上尊谥记文》碑”,以及《承天大志》卷之十三《陵寝纪一》所载:“殿左隅立《御制皇考尊谥记》碑”。该碑已扑地破碎,所镌文字朝下,不可核读。上述碑文引自《承天大志》卷之二十九《御制纪五·加上皇考尊谥记》。

 

《纯德山祭告文》碑

碑额篆书:纯德山祭告文

碑身楷书为:

维嘉靖十年,岁次辛卯,甲申朔,越十八日辛丑,皇帝遣巡抚湖广地方兼赞理军务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凌相,致祭於纯德山之神,曰:“朕惟皇考神魄奉安於此,礼宜进荐称号,从祀方泽。兹敬名为‘纯德山’,谨用祭告。”神其鉴知。谨告。

按:该碑现在祾恩门外西侧。原有碑亭,1995年清理出被淤土掩埋的台明和残存槛墙;东向居中开设券门,角柱石尚存,券脸石则仅存一块,雕刻卷云。亭中碑座、碑身与碑首保存均较完整。碑文同《承天大志》卷之三十《御制纪六·封纯德山祭告文》所载,核对相符。

纯德山原名松林山,据《明世宗实录》记载,嘉靖十年二月戊寅封为纯德山,同时封祖陵曰基运山,皇陵曰翔圣山,孝陵曰神烈山(卷122,P2928~2929)。嘉靖十一年正月丁巳,“诏立显陵纯德山碑;及陵宫门外左、右碑亭二区,左以纪述瑞应,右树祭告碑文。……皆建碑亭护之”(卷134,P3171)。《兴都志》第七卷《典制七·山陵》载称:裬恩“门外碑亭二座,左为《纪瑞文碑》,右为《纯德山祭告文》碑。”《承天大志》卷之13《陵寝纪一》载谓:“在裬恩门之外者,左为《纪瑞文》碑亭,右为《纯德山祭告文》碑亭。”现存该碑及遗址位置与上述记载相符。

 

《纪瑞文》碑

碑额篆书:大明恭睿渊仁宽穆纯圣献皇帝显陵纪瑞文碑

碑身楷书:汗漫不清。

按:《明世宗实录》载:碑在祾恩门外左侧, 嘉靖十年立。嘉靖十一年正月丁巳,“诏立显陵纯德山碑;及陵宫门外左、右碑亭二区,左以纪述瑞应,右树祭告碑文。……皆建碑亭护之”(卷134,P3171)。

 

敕谕碑

计开:

通共庄湖租田地八千四百四顷六十一亩二分八厘八毫五丝。纯德山围陵田地二千七百四十七亩三分二毫;涮马滩等庄收租田地一千四百九十五顷九十五亩二分三厘二毫;罗小山等庄收租田地九百八十二顷一十亩二分九厘六毫五丝;池河等庄收租田地一千一百地二十七顷四十五亩十分九厘;焦山等庄收租田地七百九十七顷五十一亩五分七厘三毫;罗铁沟等庄收租田地七百六顷五亩三分七厘;利河等到庄收租田地一千五十五顷三十二亩二分八厘;赤马野猪等湖收租田地九百五十六顷九十七亩四分三厘;芦伏长河等湖收租田地一千一百五十七顷三十二亩四分三毫;宝鹤山园坟田地一十顷七亩四分五厘二毫;瑜灵园坟田地二十八顷三十六亩四分六厘;岳怀王园坟田地二十顷;常宁长公主园坟田地一十五顷;善化长公主园坟田地一十五顷。通共收租店房三千一百六十八间。城内城外收租店房一千七百五十四间半;原遗衙门一十四所;空地二十八亩;旧口庄收租店房土地八百七十二丈;洋子庄收租店房二百一十一间;盛家店收租店房一十九间;丰乐河收租店房三百五十八间半,新增四百八十五间;朱家埠收租店房六百八十一间半;塘港庄收租店房一百八十六间;涮马滩西门外收租店房基地二百六十一丈。通共内外官员旗校礼舍人等一千五百二十一员名。(姓名略[1])内府管事神宫监太监一员,左监丞二员,司香右少监一员,右监丞八员,左御四员,长随六名封爵。显陵神宫监管事太监二员,司香太监一员,左少监五员,右少监六员,左监丞五员,右监丞二员,奉御四员,长随一十二名。岳怀王坟管事神宫监右监丞一员,司香奉御七员。常宁长公主坟管事神宫监右监丞一员,烧香奉御五员,内使二名。善化长公主坟管事神宫监右监丞一员,烧香奉御五员,内使二名。显陵纯德山掌祀都督佥事一员,祠祭署奉祀二员,祀丞一员,太医院吏目一员,内府供奉一员。隆庆殿锦衣卫旗校人等,官带办官并书■二十四员,旗校五十八人,校丁一名,舍人三十九名。隆飞殿赞礼冠带礼生一十二员,巡视供奉。陵殿锦衣卫旗校人等,冠带办祭旗校一十名,旗校三十九名,舍人四十四名,陵户六十名。显陵祠祭署赞礼冠带礼生二十四员,教坊司乐四员,色长教师乐工九十七名,厨后屠户十四名。郢靖王存留奉祀副一员,旗校五十名,礼生厨后祭丁五十五名。梁庄王存留奉祀副一员,旗校七十九名,礼生厨后亲属人等四十一名。

按:该碑现在新红门南。原有碑亭,今已毁。北面碑体风化严重,碑文已辨识不清。南面碑文依稀可见,主要记载陵区的占地范围和“皇庄”收租田亩及管理人员姓名、人数等内容。

 

清咸丰十一年示禁碑

钦加升卫署钟祥县正堂加三级记录五次沈为示禁事,案:据道纪司聂合具禀:缘有前明兴献王陵,叠奉前宪,谕饬末员看守,墙瓦及周围山场、明堂等处不许挖毁。曾于道光三年,因陵西监生张柱开挖,蒙马前宪严惩,永禁。咸丰五年,张大相挖山开沟,毁及明堂,又蒙金前宪委勘填平,谕禁各在案。今有附近之汤永茂、张大相、聂文富,将面案纯德山脚挖毁开堰禀请严究等情,当经委勘查。据该处地邻监生杨瑞麟、耆民许顺等佥称:山脚堰口于道光三年张柱等始将旱地开挖改堰,旋蒙奉禁。兹汤永茂等又复擅挖,验有土痕属实,本应严纠,姑念据供山下有路,崎岖难行,取土填路,尚在山之西麓,已不再挖,暂免深纠外,本县查陵前面山系属官地,岂许私挖?正宜培护。其山下之堰虽非新开,亦古非有。自张柱之擅开,甫十年而加宽,若再任挖,势将渐为淤池,而高岸为谷。且汤永茂、聂文富则非其地,张大相无粮,其所开挖之堰,宜作为官堰,以便居民而为太平。堰外合行示禁,为此仰该地人民知悉。自示之后,如有再擅挖陵前对岸纯德山脚土者,许地保着役人等立即扭禀,责以藐违之罪,更不许再有私自开挖改堰,以填路为名,启侵占之渐,永杜争端而昭清肃,各宜凛,毋违特示。右仰通知,咸丰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示,仰住勒石永远晓谕。

按:该碑现斜靠于《纪瑞文》碑前,碑体风化严重。以上碑文引自《钟祥县志》(卷六,P38)。

 



[1]  姓名已汗漫不清,均略。

更多 一键分享
上一条: 世界文化遗产-中国明显陵--显陵意义
下一条: 显陵风景区讲解基本要求
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-2012 湖北钟祥明显陵 鄂ICP备05011650号
地址湖北钟祥明显陵 电话:0724-4217387 传真:0724-4217398 邮箱:zxmxlglc@163.com
技术支持:钟祥瑞安快网 0724-4266823 你是本站第只读!位贵宾!